咨询热线18611008336

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常识 > 律师观点 >
返回律师观点栏目

新闻资讯NEWS

应用案例CASE

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能否构成夫妻共同债务?(一)

2020-09-17 08:45   王丽律师网    0 
实践中存在着夫妻一方对外为第三人的债权进行担保,发生第三人无法清偿债务的情形时,由此产生的担保之债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呢?接下来小编结合两个案件,对这一问题进行分析。

一、案例一

(2017)最高法民申3915号民事判决书,周某海、周某珠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1991年9月登记结婚,于2015年7月协议离婚。在婚姻存续期间,周某海作为江苏宝通公司的保证人,因宝通公司与山东福宝公司买卖合同纠纷,被福宝公司于2016年诉至法院要求与其前妻周某珠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认为:第一,一方对外提供担保,已超出家事代理的范围,不能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夫妻之间只能就“日常生活需要”具有代理权,非因日常生活需要所作出的有关财产方面的重要决定,应当经另一方同意;否则,对另一方无约束力。涉案周某海单方对外提供担保,已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这一家事代理的范围,不能依《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简单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第二,一方对外提供担保,非为“为夫妻共同生活”,不应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我国《婚姻法》第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婚姻法解释(二)》第23条规定“债权人就一方婚前所负个人债务向债务人的配偶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所负债务用于婚后家庭共同生活的除外。”由此可见,夫妻共同债务有其特定的内涵,即“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才能构成夫妻共同债务。综上,涉案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是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请求离婚后的男女双方就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没有请求权基础,不能成立。

二、案例二

(2019)最高法民申2302号民事判决书,2013年4月23日,获嘉农商行作为贷款人和作为借款人的青岭公司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姬某作为青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该借款合同上签字,且姬某是青岭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50%。合同约定,贷款人向借款人提供2000万元贷款。同日,姬某等七人分别向获嘉农商行分别出具了担保书,承诺:如青岭公司到期不能按时归还,自愿承担连带清偿担保责任,直至贷款还清为止。另查明,姬某与赵某于1993年10月14日登记结婚,于2014年3月27日协议离婚。借款到期后,由于青岭公司未偿还借款,获嘉农商行诉至法院,要求青岭公司偿还借款本息,并要求姬某等担保人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法院认为:本案中,案涉贷款发生于姬某和赵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虽然姬某系以其个人名义为该笔贷款提供担保,但该笔贷款系用于青岭公司,而姬某时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且持有该公司50%的股权;二审法院据此认定姬某为青岭公司提供担保不仅为了公司经营,也为个人收益,并无不当。因青岭公司系赵某与姬某婚后设立的公司,所得收益已形成夫妻共同财产,二审法院认定青岭公司的经营状况同时与赵某、姬某的夫妻共同财产有直接关系,亦无不当。

三、律师分析

上述两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到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并不一定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对这一问题的认定,我们从担保的性质、夫妻共债的特点以及一方对外担保之债是否符合夫妻共债的特点进行分析:
 
1.担保的性质
 
担保是以一定民事主体的资信为他人的债务提供担保,或者以某一特定的财产作为债务履行的保障,使债权人对该财产享有了一种优先受偿的权利,实际就是债务人的全部财产之外,又附加了相关人的一般财产作为债权实现的总担保。换句话说,就是用担保人的名义、地位、信用、相应的资产,取得债权人的信任,其法律目的,就是促使债务人履行其债务,保障债权人的债权能够顺利实现。
关键字:

Copyright © 王丽律师网 备案号:京ICP备20003460号 网站地图

  • 复制微信号 18611008336
  • 咨询电话 咨询电话:186110083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