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611008336

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常识 > 律师观点 >
返回律师观点栏目

新闻资讯NEWS

应用案例CASE

司法实践中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二)

2020-09-16 17:17   王丽律师网    0 
上述案件中,可以查明借款的用途,从而证明借款全部用于夫妻共生活,构成夫妻共债自不待言。但由于金钱属于可替代物,会与债务人的其他财产混同,不能明确判定举债的具体用途时,需要综合考虑夫妻财产情况以判定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2019)京02民终7112号民事判决书】一审法院认为:该笔债务发生于毕某与杨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虽毕某及杨某均主张毕某对债务发生不知情,但杨某在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开车为业,涉案债务产生于其开车从事经营活动期间,而从事经营活动的盈利由夫妻共享,风险由夫妻共担。毕某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本人或杨某与环亚公司之间就涉案债务存在特别约定,因此,涉案债务应属夫妻共同债务,毕某应就该笔债务承担共同清偿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侵权之债原则上为个人之债,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需看具体侵权行为是否系因家庭劳动、经营等家事活动产生或其收益归家庭使用。具体到本案中,根据查明的事实,杨某在与毕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开车为业,涉案债务产生于其开车从事经营活动期间,而从事经营活动的收益由夫妻共享,风险就应由夫妻共同负担。因此,涉案债务应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毕某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一审法院处理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由上述判决可见,“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并非严格限制债务直接用于共同生活,由该债务产生的利益由夫妻二人共同享有的,也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3.知晓与参与确定是否进行共同生产经营
 
【(2017)京0106民初22681号民事判决书】本案400万元的借款发生于姚某与赵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虽然借款数额明显超出了夫妻家庭日常生活所需,但本案借款被姚某用于炒外汇,赵某亦认可姚某曾拿其身份证开户炒外汇,故赵某对其外汇账户余额的变动情况是知道的,也是可以掌控的,该笔借款可认定为用于姚某与赵某共同生产经营,属于姚某与赵某的夫妻共同债务,故对于原告要求赵某对上述债务承担共同清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2018)京03民终97号民事判决书】闫某出具的62万元借款条及给张某的借款条明确载明各笔款项的起借时间均为2014年,发生在于某、闫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于某在执行异议一案中主张本案宋某出借的款项用于捷远公司经营,而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及现有证据,闫某为捷远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于某、闫某之女儿、女婿均在捷远公司供职,于某本人亦曾处理捷远公司相关人事问题,于某、闫某家庭自捷远公司受益,故相应债务应由于某、闫某共同负担。于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在其与闫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捷远公司的任何收益均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亦无证据表明于某、闫某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且宋某知道该约定,故该院确认宋某主张的债务应为夫妻共同债务,于某就此应当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关键字:

Copyright © 王丽律师网 备案号:京ICP备20003460号 网站地图

  • 复制微信号 18611008336
  • 咨询电话 咨询电话:186110083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