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611008336

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常识 > 律师观点 >
返回律师观点栏目

新闻资讯NEWS

应用案例CASE

一文秒懂“夫妻共同债务”的那些事儿(二)

2020-09-16 17:13   王丽律师网    0 
进入再审阶段后,范某进一步举证证明自身有稳定工作和收入,足以支付日常家庭开支,无需对外高额负债。再审法院认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本质特征在于“为夫妻共同生活”,以2018年1月18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3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的规定为依据,认为本案所涉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举证责任在债权人,而本案债权人张某举证不能,应承担不利后果,进而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由徐某偿还债务,A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本案所涉的争议焦点在近年高发的民间借贷案件中具有典型意义,民间借贷纠纷和婚姻家事纠纷中经常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且随着个人及家庭财富的增长,此类纠纷正逐年增加,这也是近年来夫妻共同债务的话题热度不减的一个重要因素。回归本案,一审二审到再审的裁判理由的变化恰恰揭示了司法实践对夫妻共债问题认定的裁判思路及举证责任分配的变化。
 
夫妻共同债务,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或者其中一方为夫妻共同生活对第三人所负的债务。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与处理,一直是司法实务中的疑难问题。2001年4月28日,修改后的《婚姻法》虽然对此作出了明文规定,但由于过于原则和概括,在实践中难以准确地把握和适用。2004年4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一度被认为是司法实务中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金科玉律”,该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最高院出台该条规定的立法目的是在夫妻财产共有制的基础上,防止夫妻二人串通逃恶债损害债权人的利益。但随着时代变迁经济发展,该条不断被理论及司法实务界所诟病。其后,最高院针对个案相继发布过两个批复,在一段时间内被实务界参考使用。直至2017年2月28日,最高院修订了《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增加两款内容:“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条增补规定出台后,被普遍认为依然没有解决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问题。
 
此后,2018年1月17日最高院公布并于1月18日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共三条,明确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对外所负债务应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是视夫妻双方是否有共同举债的合意或夫妻是否分享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即举债是否为了夫妻共同生活。换句话说,如果夫妻双方有共同举债的意愿,那么不论夫妻双方是否共享了该债务带来的利益,该债务均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如果夫妻事先无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但债务发生以后,债务带来的利益却由夫妻二人共同分享的,同样应视为共同债务。同时,在该《解释》第3条明确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大额举债”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明确分配给了债权人,即债权人此时需要举证证明该“大额举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是夫妻双方的举债合意,否则债权人将承担不利的后果。也正是基于此,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涉夫妻债务纠纷案件有关工作的通知》中明确的再审标准及纠错原则,本文所述案件的再审法院最终作出了范某不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范围如何界定?最高法民一庭负责人表示,国家统计局有关调查资料显示,我国城镇居民家庭消费种类主要分为食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等八大类。家庭日常生活的范围,可以参考上述八大类家庭消费,根据夫妻共同生活的状态(如双方的职业、身份、资产、收入、兴趣、家庭人数等)和当地一般社会生活习惯予以认定。 
关键字:

Copyright © 王丽律师网 备案号:京ICP备20003460号 网站地图

  • 复制微信号 18611008336
  • 咨询电话 咨询电话:18611008336
  • 返回顶部